源于1995年的那次,人工智能知道你在说谎

图片 1

目前,基于机器学习、复杂算法等技术的人工智能软件已初步具备判断用户是否说谎的能力,这令许多人惊奇不已。其实,随着技术的发展,人工智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出人意料。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手机下载的应用软件或电脑智能软件会主动发出这样的提醒:“你已经背离减肥方案,或者抄袭了别人的作业。”

图片 2

美国空军流行着这样一则笑话:当我的祖父驾驶F-4战斗机时,他被派去拦截图-95轰炸机;当我的父亲驾驶F-15战斗机时,他也被派去拦截图-95轰炸机;现在我驾驶F-22战斗机,还是被派去拦截图-95轰炸机。

最近,德雷塞尔大学开发出一款名为“追踪”的手机应用软件,能根据获得的用户数据推断使用者在执行减肥方案的过程中是否诚实,饮食模式是否符合减肥方案要求等。该应用软件事先预存减肥方案的正确食谱,用户在使用时需要输入自己的每日饮食情况。通过统计、对比和分析,该应用软件可以勾勒出用户近期的饮食习惯,如果发现实际饮食与正确食谱发生较大偏离,就会发出特别提醒,同时附带提醒原因。

方案论证、技术会商、课题攻关……王飞雪每天忙得像一个高速运转的陀螺。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本期,笔者带您回顾图-95战略轰炸机的“摇篮”——图波列夫设计局的发展历程,探寻“图式”轰炸机“宝刀不老”的秘诀。

由于这款手机应用软件具备强大的自我学习能力,随着使用时间推移,该软件的灵敏度也会越来越高。不过研究人员称,这只是人工智能在这一领域的初步产品。未来,基于各种人工智能技术的“导师型”软件将越来越多,这意味着也许有一天,你身边的健身教练被机器人代替,它们的标准更严格、更精确,训练效果也会更好。

王飞雪:逐梦北斗耀苍穹

做别人没有做过、不敢做的事才叫突破

人工智能的真伪判断能力还有更广泛的应用,例如验证作业抄袭或论文查重。丹麦哥本哈根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名为“影子写手”的项目。该项目建立在机器学习技术基础上,通过对比学生现在和之前的作业情况,确定他是否抄袭。不过这仍是其基本应用,未来这项技术将扩展到校园以外更广泛的范围。例如,与警察合作将该技术用于文书验伪、笔迹核对等工作。目前这些工作都是人工完成,工作量非常大。如果应用人工智能技术,不仅能减轻工作强度,还可以提高工作的准确性。

■解放军报记者 王握文 通讯员 谭 芳

2019年7月3日,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的上空,一架图-160战略轰炸机犹如冲出水面的“白天鹅”,迎风起舞。作为俄罗斯轰炸机家族的“镇馆之宝”,在世界众多军迷眼中,它是长得“最漂亮”的俄制轰炸机。

目前,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家公司在员工招聘中使用了这项技术。人事部门借助智能数据收集与分析,判断应聘者是否符合公司的招聘条件。

“核心关键技术引不进、买不来,唯有自主创新、大胆突破,才能让中国北斗闪耀苍穹。”——王飞雪

“不漂亮的飞机飞不上天。”这是图波列夫设计局掌门人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图波列夫的一句名言。当眼前的图-160战机渐飞渐远,时光回拨到1922年的俄罗斯,34岁的图波列夫正带领团队积极着手研制新型飞机。当时,选用木质还是金属作为飞机结构的原材,成为大家争论的焦点。

“通过‘人员智能雇佣’系统,要求应聘者对‘个人应聘动机’‘细节注意力’等情况进行自我评估,并将结果与公司预先设定的相关职位要求进行对比,符合条件的人进入下一轮考核。”该公司工作人员称,“即使应聘者说谎,也不用过多担心。因为数据库中储存了大量试题,‘人员智能雇佣’系统根据他在回答问题时是否前后一致,可辨别其是否说谎。”

方案论证、技术会商、课题攻关……王飞雪每天忙得像一个高速运转的陀螺。

选用时下流行推广的木质双翼机意味着稳妥。相对而言,金属材质飞机的性能优势在当时尚未显现出来,昂贵的造价更让一些研究人员对其能否量产持悲观态度。

“虽然忙,但充实而快乐。”他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在刚刚进行的北斗三号全球导航系统建设招标中,他所在团队又一举中标了10多个重点项目。眼下,他正率领团队打响一场新的攻关战斗。

“做别人没做过、不敢做的事才叫突破!”图波列夫大胆地预见,“随着军工技术的不断进步,金属必将成为飞机原材的唯一选择”。他力排众议,将金属纳入到飞机结构选材上。

作为国防科技大学卫星导航技术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王飞雪与“北斗”结缘22年,日子几乎都是在只争朝夕的攻关中度过的。

天赋与技术一经碰撞,往往会擦出炫目的火花。短短1年时间,图波列夫设计局便推出了处女作——安特-1飞机。作为苏联第一款半金属结构飞机,该机的研制并没有走老路子,而是采用新型铝合金材料和先进的悬臂式下单翼气动布局。

1995年,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王飞雪,得知我国北斗导航卫星工程地面设备研制遇到重大技术瓶颈。他与2名同学主动请缨,创造性地拿出一套全数字快捕精跟技术方案,“冒昧”地闯进我国卫星测量控制技术奠基人、中科院院士陈芳允的家中,请求承担攻关任务。

有了安特-1飞机的成功“破冰”,全金属飞机的设计研制工作紧锣密鼓地提上日程。1924年5月,安特-2全金属结构飞机试飞成功,标志着苏联飞机制造业跨入新的阶段,图波列夫设计局的名号自此“一炮打响”。

这个曾被一些专家认为“不可能实现”的技术方案,被他们历时3年一举攻克,成功研制出北斗一号全数字快捕与信号接收系统,突破了长期制约北斗一号卫星导航定位工程的瓶颈,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此时的图波列夫设计局并没有因成绩的显著而躺在“功劳簿”里安于现状。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随着喷气式飞机的迅速崛起,传统螺旋桨式轰炸机的发展陷入窘境。这对于一直致力于打造螺旋桨式轰炸机的图波列夫设计局而言,无疑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2007年4月,我国北斗二号第一颗卫星发射升空后,遭遇强烈电磁信号干扰,无法进行正常通信。问题如果不能尽快解决,即将组网的10多颗卫星将无限期推迟发射,已发射的卫星也无法实现预期目标。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