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作战,导弹会否成为俄美军力博弈的

共轨式反卫星武器是射入目标卫星的轨道,然后对目标卫星进行破坏。它一般采取“贴身紧逼”的方式,干扰、破坏或摧毁目标。这种方式出现比较早,技术上相对成熟。

●突然性在“抑制敌方作战能量释放”的同时,又能“最大限度释放己方作战能量”,能在短时期内给敌人物质和精神上带来沉重打击。未来作战中,在高新武器平台的有力支撑下,作战达成突然性的手段更加丰富、领域更加广泛、模式更加多样。

前不久,被俄媒称赞为“全球最强导弹”的俄“先锋”高超声速导弹正式列装俄战略火箭部队。俄军方称,首个“先锋”导弹团位于俄西南部的奥伦堡州。按照计划,2019年年底之前,该团将进入战斗值班。“先锋”导弹效力几何?优势又在哪里?它的正式列装,会否成为俄美军力博弈的“破局者”呢?

中国军视网·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军事胜利的奥妙之处在于“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突然性是取得作战优势的制胜条件,在“抑制敌方作战能量释放”的同时,又能“最大限度释放己方作战能量”,能在短时期内给敌人物质和精神上带来沉重打击,达成出奇制胜效果。未来作战敌我双方都能够快速获取对手大量信息情报,使战场变得越发透明,作战达成突然性的难度显著增大。与此同时,装备技术发展也使作战达成突然性的手段更加丰富、领域更加广泛、模式更加多样。

借“旧力”展“新貌”

“突然性”在精妙的战术运用中,方法上强调战术突袭。《孙子兵法·势篇》强调“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从某种程度阐明了战术运用的核心要义就是要“奇”,进而达成突然性,最终取得作战的胜利。从古至今,可以说这条作战取胜的铁律从未改变。“突然性”其实是隐藏在精妙的战术运用当中。未来作战中,由于有体系和高新武器平台的有力支撑,为通过精妙的战术运用达成突然性,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比如,通过创新运用战法手段,可隐蔽作战企图达成突然性,可形成“时间差”达成突然性,可由兵力突然性转向火力突然性等。未来战场态势复杂多变,更应临机而动,出奇招、用奇谋,灵活运用战法手段,通过变换作战程序、调整作战强度、改变作战方向等方法,增加作战的不确定性和突然性。

2018年12月26日,俄总统普京亲临国防控制指挥中心,观摩“先锋”导弹的试射过程。在指挥中心大屏幕上,一枚携带有高超声速滑翔弹头的“先锋”导弹从奥伦堡州出发,成功命中位于堪察加半岛的预设靶场。

“突然性”在高新的武器平台中,手段上突出技术突袭。战场上战术突然性固然重要,但随着新型武器装备不断问世,新技术的首次运用更能达成超出想象的突然性。任何作战行动都需要大量的技术为之服务。一项新技术的使用,可以带动一系列武器装备的更新。拥有新技术装备的一方如达成“技术突然性”,便可“先声夺人”,产生出敌不意、令敌应对无策的效果,一举达成作战目的。英军在索姆河战役中首次使用坦克,吓得德军士兵纷纷逃窜;苏军在库尔斯克会战中首次大量使用反坦克炸弹,有效毁伤了德军坦克集团;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表明,隐身轰炸机、精确制导武器、高技术侦察器材、高性能电子干扰机等都为达成突然性提供了可能。不难看出,谁率先掌握某种新技术、最先使用某种新装备,谁就可能在未来作战中制造出新的突然性。未来作战中,由于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将不断物化于高新武器平台中,武器平台将呈现出隐性化、微型化、精确化、智能化、远程化、全天候等特点,这些都为达成作战的突然性提供了新的可能。

“先锋”导弹的前期试验和试射场所都设在位于奥伦堡州的第13红旗导弹师某导弹团,这之中有一定的历史原因。早在苏联时期,共有360枚UR-100N弹道导弹在莫斯科以西的导弹基地服役。其中,位于奥伦堡州的第13红旗导弹师某导弹团曾配备规模可观的UR-100N弹道导弹。在美苏签署旨在削减并限制战略性进攻武器的《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后,伴随着苏联解体,俄罗斯只留下了30多枚可用的UR-100N弹道导弹。

“突然性”在复杂的作战体系中,效果上转向系统突袭。作战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依靠单件武器平台或单一军兵种、单个谋略所达成的突然性是有限的,体系可使其各要素融合联动,单元之间密切配合,使得作战行动“悄无声息,神出鬼没”,进而达成突然性。并且这种突然性具有先天的“隐藏”特性,很难“一眼就能看出来”,令敌方难以察觉。以往战争中,往往仅靠单一作战要素就能达成战场突然性。二战中德军以“闪击战”达成了陆战场的突然性,以“群狼战术”达成了海战场的突然性,以“伞兵战术”达成了空战场的突然性。未来作战,是通过信息系统把各种作战力量、作战单元和作战要素链接在一起,形成集综合感知、高效指控、全维防护、综合保障于一体的整体作战。比如,美军击毙本·拉登和俄军击毙杜达耶夫的行动,正是依托其完善的作战体系,达成了行动的突然性,实现了行动目的。同时,即使利用单要素对其某一局部达成突然性,但若不伤及“大脑”和“中枢”,仍难对敌整个作战体系产生较大破坏。因此必须树立要素联动思想,以非对称攻势行动为主导,以夺取战场综合控制权为枢纽,运用软硬结合的作战手段达成系统的突然性,才能在夺取各类制权行动中抢占先机。

这30多枚UR-100N弹道导弹一直作为“先锋”系统助推段的载具,不断测试“先锋”导弹的发射。“先锋”系统搭载在UR-100N弹道导弹上,通过特种加固发射井,打到10万米高空,进而把“先锋”系统释放出来。之后,“先锋”系统再启动超燃冲压发动机,向预设目标发射内含的三个弹头,实现“一炮三响”。

俄将“先锋”导弹部署在俄西南部奥伦堡地区,南接中亚邻国,与美国本土和欧洲都在6000公里左右,具有独特的地缘战略优势。俄专家表示,按照20马赫的飞行速度计算,携带常规弹头或核弹头的“先锋”导弹从俄境内发射,仅需15分钟,就可以飞临华盛顿,比现役洲际导弹的飞行时间缩短至少一半。同时,超高速飞行的“先锋”导弹还更容易突破当前的防空反导系统,对目标进行精确打击,是不折不扣的“大杀器”。

“先锋”导弹借助继承苏联的UR-100N弹道导弹的“旧力”,展现了俄新一代速度快、精度高、突防能力强、威慑力大的高超声速导弹的“新貌”。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